2015年,值此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在甘肃抗战老兵关爱联盟的帮助下,我校益润陇原公益创业平台志愿者一行11人,在暑期对甘肃省多位抗战老兵进行探访。本次活动从725日持续至93日。在活动期间,志愿者们与现场50名老兵面对面交流,聆听了那段艰苦抗战的光荣历史,感受着他们对那段历史的记忆与回望,以及老兵们得到社会肯定后的喜悦与自豪。同时也为他们带去抗战胜利纪念马甲、绶带、感谢信以及纪念勋章,带去志愿者们最崇高的敬意。至此,“关怀抗战老兵”社会实践活动圆满结束,希望借此呼吁大众、呼吁社会,给予老兵们关怀和尊敬,感恩这些应真正被感恩的人。


抗战老兵,一群离我们似乎有些遥远的人——半个多世纪前,他们抛家弃子,为保卫祖国山河舍生忘死、浴血奋战、抵御外敌;他们屡次与死亡擦肩,却从未放下保卫祖国的信念,他们是抗战英雄,是民族脊梁。时光匆匆,他们或离我们远去,或渐入风烛残年,曾经的抗战参与者、历史见证者越来越少,历史的记忆正在失去见证者。

 





 

朱虹:国恨家仇,我永远铭记

“进入朱虹爷爷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摞摞书籍,给我的感觉就是爷爷所有的空间都是书。”一位实践队员描述着初到朱虹家的情况。这位祖籍河北省望都县的老兵,今年88岁,于19396月在河北入伍,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服役于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抗战时期主要担任文艺宣传工作,曾到冲锋剧社学习跳舞、演戏、画画、唱歌,收获颇丰。

 





 

“我这一生主要参加过冀鲁豫战役、南梁革命根据地战役,19391949年间,经历过五次命悬一线的生死考验。”老人向志愿者讲着他的故事,眼中尽是深情。他一生生活坎坷,建国后从事文艺工作,却在1958年无辜遭个人报复,被转业到宁夏州地方继续从事文艺工作,参加当地文艺汇演,1980年就任州电影公司经理,参与整修文稿工作,19935月由州委异地安置到兰州休息至今。

“我的家庭两度被汉奸叛徒破坏,父亲和姐姐均被汉奸叛徒陷害去世。”老人聊起当年的故事,不禁潸然泪下,失去生命中至亲之人,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无奈,更是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愤恨。老人说:“那时候真是咬牙切齿地拼,因为国恨家仇一起融入其中,日本人的武器好,但我们是拼勇敢,拼命!”他不忘家仇国恨,时刻将祖国铭记心中,这种精神让我们肃然起敬。这样的老人是社会的骄傲,更是社会正能量的风向标。临别时,老人热泪盈眶,感谢我们来看望他,并用他经典的革命歌曲送别我们。

王之生:人民群众是最坚实的力量

94岁高龄的王之生于1921年出生于河北易县,从小是孤儿的他,11岁还在给地主家养猪。当抗日战争打响时,老人毅然决然加入抗战队伍。他曾在河北省保定地区做过民兵,和八路军一同放哨、埋地雷。19岁参加百团大战,20岁正式加入八路军打游击战,后又参加过孟良崮等战役及解放战争,功勋卓著。但老人说,人民群众才是最坚实的力量。无论是8年抗战还是解放战争,都要依靠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才能取得胜利。“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子弟兵,我们是人民群众救活的!”这是老人一直强调的一句话。

 





 

“我这一生做过最光荣的事不是参加了多少战争,而是我曾是开国大典时仪仗队的一员,保卫天安门城楼。”谈到开国大典的阅兵方阵,老人的眼角微微湿润,言语中流露出无限的自豪和对祖国的热爱。1955年,响应支援大西北的号召,老人转业到兰州工作直至离休。

谈到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老人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中国人,要自强!要团结!要爱国!”

李大义:没有补贴,也要拥护党组织

生于19287月的李大义,19432月在陕西武功县参加八路军,编入警备四团。先后任营部通讯员、副班长、班长,随部队转战于凤翔、岐山等地,参加过潼关战役。抗战结束后,参加过解放兰州战争、甘南剿匪战争,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参加宝城铁路、康县公路的修建。1954年老人退伍回乡,现如今归隐山林30多年。

 





 

“爷爷住在郊外,我们可以看到其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可谈到抗战胜利,谈到70周年纪念日,爷爷那已深陷的眼中立即有了光芒,他说,这是党领导的好。”老人早年因为特殊原因将相关证件丢失,党籍和退伍证明都不在,相关部门也没有档案,所以没有享受到政府相关的补贴,即便如此,老人依旧十分豁达,坚决拥护党组织,这大概就是中国军人的革命精神和爱国精神!

“有了爱国的热情,就有了力量;有了爱国之心,就不怕流血牺牲。”回忆起与日军交战的历史,老人百感交集:“我们既要强烈谴责日本军国主义当年犯下的反人类反和平的滔天罪行,更应不忘国耻,振奋精神,凝心聚力,在党中央领导下,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顾良臣:唯一的幸存者,不忘牺牲的弟兄

花白的头发,硬朗的身体,慈祥的笑容,这便是与顾老的初见。顾老热情地招呼志愿者,而提及当年的抗战,老人原本挂在嘴角的笑容不见了,连呼吸也变得急促。沉默半响,顾老才哽咽着回忆起当年的经历。顾老说,记忆最深刻的事就是,1941年根据上级命令进行战略转移,三营作为先头部队在行进中遭遇日军,战斗惨烈,九连除顾老外无一生还。“作为唯一的幸存者,我怎么也不能忘记那些牺牲的弟兄。”说这话时老人的眼中已有泪水在打转。伤好后归原部队,1943年在江苏一渡口拔下一敌方据点,捉了五个日军,一个伪军小队。

 





 

顾老于1924年出生在安徽怀远县,父亲是北伐军,隶属于冯玉祥部下,牺牲于天津,母亲得知父亲牺牲后病逝于1917年,其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家中弟兄三个均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8月顾老正式参加新四军,编入新四军四旅二十九团三营九连。他说,“抗战的日子十分艰苦,中国士兵装备比日军差,八路军士兵条件更加差,很多人没有枪,得从日本鬼子手里抢,抢到枪也没用,没有子弹啊……”

1945年,日军投降后,顾老所属部队扩大,编为独立旅转至东北参加四平战役,仍为步兵。顾老在部队开过坦克,当过排长,给彭德怀开过车,参加过解放兰州战争,文革时受过批斗,做过仓库管理员,直至1980年离休。

朱英坤:战争很艰苦,却从不后悔

“一间不是很大的住房,一个卧病在床的妻子。这便是抗战老兵的生活。”看到年迈的朱老,志愿者油然而生一种敬佩之情。朱老的听力已大不如前,要靠助听器来听声音。朱老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为新中国的成立,为现在的美好生活牺牲了青春岁月。在朱老的经历中,他记得最清楚的是解放海南岛战役,他说:“战争很艰苦,但我从不后悔。”

 





 

1926年,朱老出生于山东费县,1940年参加八路军,任通信员,1942年由徐忠诚、杨振山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我参加对日作战,在江西省阜新县与日寇作战时右肩中弹负伤。”老人边说边抚摸着自己的右肩,那是永远的伤疤。

70年,抗战老兵从英俊潇洒到白发苍苍,抗战早已成为他们心中抹不去的记忆。而今,健在的老兵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后人能够记住那段历史,记住父辈的付出,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要记住国家、民族和先烈的不易,热爱和平,珍惜幸福生活。

据了解,目前,甘肃境内已探明的抗战老兵有100人左右,平均年龄超过90岁,而志愿者本次探访的老兵还有:6岁时在日本人的刺刀下幸存,后在山东沂蒙山山区打游击战,英勇无畏,不怕牺牲,多次负伤并参与解放战争的马兆德;参加过山东地区保卫战、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后转业至水利工程的孙鲁珍;1942年参加革命,抗战时期服役于太岳军团,年过九旬的牛永祥;抗日战争时期,参加百团大战等战役,解放战争时期,参加收复太原、解放兰州、挺进河西走廊等战役的刘善明。

抗战老兵本是民族英雄,可却逐渐被人们遗忘,而当他们被想起时,或许为时已晚了。本次探访中,志愿者们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和突发情况,有两位老兵在探访前几日去世,让志愿者们既惋惜又无奈,但不是因为不能探访无奈,而是,这个群体平均年龄在90岁以上,他们都将成为历史,而我们却对他们一无所知。“如果我们的行动再快一些,爷爷鲜为人知的经历就会传播开来,我们学习的也会更多。”志愿者曹博惋惜地说。

“我们不怕死亡,但我们怕被遗忘!”这是采访过程中,老兵对志愿者们说的一句话,让志愿者们一直不能忘记,也引发志愿者的深思。当我们嚷着弘扬民族精神时,那些为国家浴血奋战甚至付出生命的战士,却被社会逐渐遗忘,着实让人心痛。

为了让抗战老兵的信息通过更大的平台宣传出去,让更多人了解这个特殊群体,志愿者们正将老兵事迹拍摄成一部纪录片。同时,将老兵口述的个人抗战史编撰成册并精装赠与老人作为家族永远的纪念。

“给我感触最深、感受最真实的是我们在要求和老兵拍合影时,他们都会有一个细微的动作——挺直腰杆。我想,这是他们一辈子忘不了的、刻在骨子里的训练动作,也是他们为中国能挺直腰杆做出的不懈努力。在枪林弹雨中走过来,他们伤痕累累,战旗血迹斑斑但并没有倒下,因为他们心中的愿景,因为他们内心的期盼!”志愿者张克旭在活动总结中说。

探访中,抗战老兵不是看重志愿者带的东西,而是激动,激动于人们没有忘记他们,他们希望得到社会的肯定。一个骄傲的民族永远不该忘记这个民族的英雄!致敬可能会推迟,但不会永远缺席!至此,“关怀抗战老兵”社会实践活动圆满结束。

2015年的暑假,注定是个特殊的假期。我校一群“95后”大学生,带着有些迷茫的敬畏和崇高的敬意,组织了一场“关怀抗战老兵”的暑期社会实践活动。在甘肃兰州、陇南康县等地,采访了多位年逾九旬的抗战老兵,聆听了当年的故事,感受到了抗战老兵身上的气魄,内心感触颇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抗战老兵或许会被遗忘,被埋葬在历史的灰烬中。他们的名字或许鲜为人知,但是他们身上所具备的精神将永存。希望通过此文,让大家了解老兵们的抗战故事,了解真实的抗战历史,以传承伟大的民族精神和爱国精神。